梁愛詩未捍衛香港法治


李柱銘

今日明報法政隨筆
2005 年 10 月 25 日

醞釀多時的香港特區傀儡政權律政司長任免謎團,終在上周四揭盅,梁愛詩司長即時退休,只以個人身分留任政改三人小組成員,而律政司長則由黃仁龍資深大律師接任。就本人對梁愛詩與黃仁龍的認識,論人品,他倆都是一等一的好人,他們的忠誠良善,均獲眾口如一的讚揚,但無奈的是好人卻不一定能為香港人、為香港特區做好事。

梁愛詩任律政司長八年,在捍衛香港法治方面,心有餘而力不足,使香港的普通法法制一次又一次蒙上陰影,明顯未能堅守律政司長應有的立場和原則。

至今仍為人所詬病的,就是梁愛詩於一九九八年時以公眾利益為理由,決定不起訴涉嫌虛報發行量、詐騙廣告客戶的英文《虎報》母公司星島集團主席胡仙,而同案的另外三名被告卻不獲「豁免」。普遍社會人士都認為,她的決定是受到胡仙好朋友即當時的傀儡特首董建華所影響,但作為律政司長,竟未有堅守「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實在令人失望。

此外,更令人失望的是,梁愛詩不但沒有盡責捍衛法治,更反過來支持人大釋法。而對香港法制傷害至深的一次,就是在討論董特首繼承人的任期問題時,聽從中國法律專家的意見,以找尋立法原意為名目,將中國的法制引入香港,破壞普通法的完整性,立下一個讓河水犯井水的壞先例。

於釋法一事上,其實老懵董也責無旁貸。因為每當有問題出現時,就只有梁愛詩單槍匹馬上京取經,而與她商討的僅是幾位沒有決策實權的所謂「護法」。在此情G之下,「護法」必然會堅持己見,因為即使他們明知釋法於香港法制的禍害,但也無權去阻止人大常委會釋法。因此,孤掌難鳴的梁愛詩被說服而回,可謂意料中事,所以也不應要她負全責。

在我任《基本法》草委時,中英聯合聯絡小組的中方首席代表柯在爍曾跟我說,如你認為自己提出了好意見,那就一定要據理力爭,因為中國官員的習慣,若不能充分明白建議就會反對,故你不可就此放棄,必須再三解釋直至我們的官員徹底了解為止,假如明白到這真的是對香港好,我們是絕對支持的。

明白這個道理,就知道梁愛詩是錯在沒有把握機會去堅守立場。希望新任律政司長黃仁龍遇上有關法律問題時,能謹記柯在爍的說話來行事,這樣,相信他不想再釋法的目標應可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