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姑的冤屈

白宏
2005 年 10 月 20 日

香港特區傀儡政權官員除了傀儡特首外,之下就是政務司司長、律政司司長和財政司司長。香港特區傀儡政權10月20日宣佈:律政司司長換人。梁愛詩去,黃仁龍替,並非單純一項特區傀儡政權主要官員的更換,背後反映了北京政權與香港特區傀儡政權之間的主奴關係邁入新的歷史階段。


前律政司司長詩姑

香港政界對剛卸任律政司司長的詩姑好評不多,自香港被中國併吞以來,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三次解釋香港《基本法》,以及兩年前香港特區傀儡政權企圖強行通過根據《基本法》23條訂立《國家安全法》,成了詩姑律政年代的標籤。 但部份與北京政權關係較密切的法律界人士認為,若非過去8年有詩姑在,情況可能更糟。

上世紀八十年代曾擔任香港女律師會會長的詩姑,在香港法律界一向備受尊重。另一方面,她的豐厚親中背景,也為人所熟知。由於個人背景,當年北京政權在決定首屆香港特區傀儡政權班子時,律政司司長一職別無他選。據中國法律界消息人士透露,當年以江匪澤民為首的中共黨中央,原意要香港特區傀儡政權成立後盡快制訂23條立法,但被詩姑成功遊說負責香港事務的副總理錢匪其琛同意押後,就押到老懵懂懵建華的第二屆任期才考慮。

消息人士認為,當時除了詩姑,沒有人更能令中共中央同意押後。但到了2002年,中共十六大後,中共黨中央和國務院指派負責香港事務的唐匪家璇,是一個唯江匪澤民是從的庸碌幹部,力主必須盡快制訂23條立法。那一次詩姑也無能為力,但她也不熱衷,結果為23條立法擔大旗的,是當時的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一位獲港英最後總督彭定康破格提升的前朝遺臣。葉劉淑儀的勇悍和目空一切,惹怒了香港人,直接導致逾50萬人上街的2003年“7•1”大遊行,震撼了在深圳靜觀的中國總理溫家寶,震散了23條立法,也震掉了唐匪家璇的港澳事務一把手崗位。

至於人大釋法一事,詩姑受的冤屈更大。

香港終審法院裁定一些香港人在中國所生子女有權居港,當時懵建華、詩姑等即時公開反應是尊重法院判決,但不久即掀出非常不幸的釋法爭議。終審法院在判詞中,畫蛇添足地提到,即使日後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有任何決定,也不能自動生效,香港法庭有權審議有關決定是否符合《基本法》。

這一來給香港的極其保守親北京份子有了可乘之機,向中共黨中央打報告說中央權威被蔑視,於是中共中央責成下來,要釋法,要好好教訓這一幫英式思維的大法官。部份人的居港權,根本不曾在中共視線內。熟悉詩姑的人透露,她作為香港首屈一指的家事法律師,向來極力主張維護家庭完整,當日釋法導致硬要拆散一些家庭的做法,使詩姑個人感到極其痛苦。

第二次釋法是2004年,中共以釋法而一錘定音,杜絕了2007/08傀儡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面普選的期望,其實是懵建華的主意。這次釋法引致2004年再有數十萬人在“7•1”上街遊行,也成了懵建華後來提早下台的導火線。至於第三次釋法,目的在澄清兒皇帝曾蔭權補選特首的任期,在香港並無太多爭論。

詩姑的個人背景帶來不少對她想當然的責難,但事實上,幸而有這樣一位中共信得過的律政司司長,香港在過去8年多避免了可能更多更大的災難,法治和司法獨立得以保存。

現任香港特區“二把手”的政務司司長許仕仁20日也站出來說:“梁女士在過去8年為香港做了很多事,亦經過很多困難,受過很多人的責難,我覺得很不公道。”許仕仁不但是港英培植的官員兼曾蔭權親信,他本身也有鮮為人知的深厚中國人脈,他替詩姑抱打不平是因知道內情而說的。許仕仁還說:“她今日離開這個職位,雖然有黃仁龍先生替代,我仍覺得非常可惜。”這確實是他自己的心底話。

詩姑能夠退休,由一位曾參與兩次反釋法遊行的年輕大律師接任,充份反映出中國對香港的統戰思維改變了,客觀上也是中國對過往治港路線的徹底否定。

然而詩姑未能全退,她還要參與政制方案專責小組工作。兒皇帝曾蔭權在這個環節上特別暗示要借重詩姑的中國人脈關係,其實也是一次坦白招供:香港政制發展的法律考慮不多,如何與中國周旋並且取得中國信任才是關鍵。正如許仕仁補充所言:“這是必須,而且一定有她的幫助才可成事。”